尴尬 好像点到了什么东西

我知道有前圈的关注我 以前写过的文 麻烦别传出去

【苍歌】清都一方客(1)

* 主苍歌(薛淮x秦子砚)副策藏(萧九x叶凌恒)


“我说薛淮,你头一次见到秦子砚的时候,这家伙就是一副冷眉冷眼的模样?”


关外才下过一场雪,巡视的士兵过去了一拨又一拨,品阶比薛淮小了一级的萧三嘴里刚咽下去一口新雪,冰得他有点含糊不清的对着离他几米外的薛淮这样问道。


秦子砚是千岛湖过来的长歌弟子,来的时候说是来军中历练,萧三看他身手不差,模样也跟关外的人不是一个样儿,好看得紧,就总爱往他面前凑,不是要求切磋就是问他喝不喝酒。


薛淮擦拭陌刀的动作微微一顿,头上那两撮白毛迎着初冬的冷冽就翻飞了起来,他嘴角嚼了三分笑,话里带了让人弄不懂的戏谑:“你莫不是占...

© 南方喵 | Powered by LOFTER